让罗恩连忙道歉他自然能够猜到西莉娅的忌讳

拥有的空间是可以让傀儡生物在其中生活的。想要成为强大的傀儡师,首先就必须得获得足够多的赤巢,制作足够强大的傀儡生物。在这片史诗大陆上,只要是拥有魔力回廊的魔力掌控者,便能够通过赤巢成为一名傀儡师,但大陆上为什么很难见到傀儡师,原因就是在于赤巢的数量太过于稀少!”
 
    “所以,对于傀儡师来说,最珍贵的不是通过赤巢制作的傀儡生物,而是赤巢本身。如果傀儡生物死亡,只要赤巢没有损坏,便能够捕捉新的傀儡生物,可以循环使用。所以,罗恩你要知道这枚赤巢的珍稀程度,在知道傀儡生物死亡之前,一定要切割它和赤巢之间的联系,不然的话,赤巢会因为傀儡生物的死亡而破损。”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所说的信息量极大,西莉亚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枚由一个个小型六边形图案集合而成,模样好似蜂巢一般的暗红色方块说道:
 
    “这便是死去的赤巢,因为我曾经对于一只傀儡生物不舍,没有及时放弃,所以,导致这珍贵的赤巢因此死去,所以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不要挥霍这枚稀有的赤巢!”
 
    “还有,虽然这只雪域矛隼拥有低级魔兽的实力,但是我把它送给你只是不想你获得外界消息的途径被堵塞。在关键的时刻,你可以直接通过雪域矛隼向表哥求助,也可以通过它给我送信,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准备让它来为你战斗的……”
 
    听着西莉娅的解释,接过她递过来的死亡赤巢,罗恩心中一阵感动。原本他以为西莉娅是为了不欠他认清而做出回礼,现在他可不再这么想了,西莉娅是意识到他身处孤岛的困境,所以才会特地送给他这个可以与外界联系的雪域矛隼。
 
    “西莉娅,谢谢你!”
 
    罗恩知道这雪域矛隼的珍贵,但也没有做出矫情的客套姿态,直截了当地对西莉亚表示感谢,不得不说,西莉娅的这个礼物解决了他一个很大的问题。
 
    看到罗恩干脆利落地接受了自己的礼物,西莉亚也是松了一口气,她一直知道罗恩在福音岛上会遭遇到的困境,但是之前却是从来没有想要送给他雪域矛隼。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和罗恩交谈过后,她心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想要帮助罗恩的念头……
 
    “那这赤巢究竟该怎么使用?你之前说过,魔力掌控者只要拥有一枚赤巢便能够成为傀儡师,但是,我只是一个骑士,并没有魔力……”
 
    罗恩可不是对于乐器十分精通的西莉娅,在看过他吹奏过一次后便能够理解石埙的吹奏方法。他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傀儡师这种职业,指望他无师自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如果因为他没有魔力而无法操纵赤巢,那这个赤巢给他也是浪费,倒不如留在西莉娅的身边。
 
    罗恩内心的担忧西莉娅早已经想过,只见少女指了指他手中那枚死亡赤巢说道:
 
    “在赤巢的世界中,除了魔力能够掌控它们以外,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通过死亡的赤巢来赋予没有精神回廊之人掌控赤巢的力量。”
 
    说完,西莉娅肩膀上的那只雪域矛隼重新幻化成烟雾,在罗恩的身前凝结成一个全新的赤巢。这枚赤巢和罗恩手中的赤巢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有雪域矛隼凝结而成的赤巢颜色更加鲜亮,充满着生机,而罗恩手中的赤巢则像是一个死物。
 
    “罗恩,将你手中的死亡赤巢靠近这一枚赤巢。”西莉娅的声音传入罗恩的耳中。
 
    罗恩按照西莉娅的要求抬起赤巢,随后,他便感受到手中那枚暗红色赤巢产生一阵震动,似乎得到了些许生机,原本那暗红色似乎也变得明亮许多。罗恩下意识地开启巨龙视角,正如他想象的那般,半空中的那枚赤巢和他手中这枚赤巢之间产生了出现了一条无形的光带,将二者连接到了一起。
 
    “你现在用精神驱使手中赤巢,让赤巢理解你内心的想法,将傀儡雪域矛隼召唤出来。”
 
    西莉娅继续给予罗恩指导。
 
    “精神驱使赤巢?”罗恩有些迷糊地举起赤巢,有些茫然地在内心喊道:“出来吧,雪域矛隼!”
 
    让他有些尴尬的是,天空中漂浮着的那枚赤巢依然还是原来的模样,他手中的赤巢也是没有任何变化。
 
    “罗恩,召唤啊?”看到罗恩冷冷地站在那边,西莉娅有些莫名其妙,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发呆……
 
    “额……”
 
    罗恩尴尬地笑了笑,搓着手中的赤巢说道:“我刚刚尝试通过精神驱使赤巢,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并不是在发呆。”
 
    “啊?”
 
    西莉娅被罗恩的回答给噎到了,她根本没有想到罗恩第一次尝试召唤竟然一点回应都得不到。虽然心中十分无语,但是,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指导罗恩。对于魔力掌控者来说,他们精神中的魔力回廊便是最好的精神驱动,只要通过魔力回廊,他们便能够成功驱使赤巢。
 
    对于死亡赤巢能够驱使正常赤巢这件事,她也只是从老师的口中听说过,但是,真正该如何使用,她还从来没有实践过……
 
    “可能是你想要召唤雪域矛隼的愿望还不够强烈吧?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这么淡定,虽然脸上有着尴尬,但是我根本感觉不到你内心的波动,能不能精神波动更激烈一点?”
 
    西莉娅只能够尝试着给予罗恩指导,对于没有魔力的罗恩,她似乎只能够用言语刺激他的精神。
 
    虽然西莉娅这么说了,但是罗恩却是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他内心已经是很想将雪域矛隼召唤出来的,但是,赤巢不睬他怎么办?
 
    在经过数次尝试后,西莉娅和罗恩的眼中都是充满了无奈。
 
    罗恩的确很想要这只雪域矛隼,西莉娅也想将这个礼物送出去,但是,依照目前这种情况看来,就算罗恩拥有了赤巢也不能召唤雪域矛隼,这个礼物对于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抱歉了,西莉娅。”
 
    看着一脸无奈的西莉娅,罗恩内心也是产生了一丝波澜。西莉娅给予他的礼物十分珍贵,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却是让她的好意变成一场空,罗恩实在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要不要再尝试一下?”西莉娅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再尝试一次,如果还不行,就算了吧!时间已经很晚了,在这样下去,施罗德恐怕就要出来找你了……”罗恩抱歉地笑了笑。
 
    “嗯,如果还不行,就只能下次见面再给你回礼了。”西莉娅强行打起精神,对着罗恩露出一丝微笑,对他做出鼓励,但是她的眼中已经失去了期待。
 
    “应该成功不了吧?”
 
    罗恩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真的不想让西莉娅失望,自己这样有些太不争气了。但是,他实在是感应不到精神力量的存在啊?看到半空中的赤巢依然没有什么反应,罗恩有些自暴自弃地高高举起手中。
 
    罗恩在西莉娅说完傀儡师和傀儡生物的关系之后,他就觉得这一切就像是《神奇宝贝》里面训练家与神奇宝贝一样,在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他心中突然很想学着“小智”那般做出儿时经常模拟的动作。
 
    就这样,在西莉娅震惊的目光中,罗恩高举手中赤巢,十分恶趣味地将它当成精灵球一样,向着半空中的赤巢砸去,同时口中还十分中二地喊道:
 
    “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不对,雪域矛隼!”
 
    死亡赤巢狠狠地砸到了雪域矛隼赤巢之上,西莉娅的眼中流露出看见疯子一般的震惊,哪有人会将这么珍惜的赤巢这样扔出去?砸坏了怎么办?但是,就在她张嘴准备训斥罗恩的时候,两人的脸上同时浮现出惊愕的神情。
 
    两颗相撞的赤巢竟然真的扩散出赤红色的迷雾,雪域矛隼的鸣叫声清晰地从迷雾中传来。
挥了挥拳,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西莉娅的头顶,眼睛中充满着喜悦。
 
    “嗯,你成功了,罗恩!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摸我的头?”
 
    看到罗恩成功这一幕,西莉娅同样十分高兴,但是,罗恩的动作实在是触碰到了少女的禁忌。对于西莉娅来说,身高永远是她的痛,所以她最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她不想一直保持这种娇小的身体……
 
    “对不起啊,西莉娅,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西莉娅有些生气的表情,让罗恩连忙道歉。他自然能够猜到西莉娅的忌讳,虽然他认为拥有这样身高的西莉娅此时已经足够可爱。
 
    “算了!”
 
    看到罗恩兴奋的表情,西莉娅放弃了与罗恩置气,只能无奈地说道:
 
    “你再看看能不能指挥这只雪域矛隼,我等会再走,免得你再出现什么问题。”
 
    罗恩刚刚的召唤咒语非常奇特。
 
    她能够听懂每一个字,但是却不知道其中究竟是什么含义!她不知道皮卡丘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有些羞耻的动作就能够召唤出雪域矛隼,但是至少结果是好的,既然最终成功召唤了雪域矛隼,那她也不想纠结在这些事情。
 
    罗恩点了点头,伸出右臂,在心中给雪域矛隼下达指令,示意雪它站上来。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雪域矛隼十分顺从地站到他的手臂上,在雪域矛隼用力的那一刻,罗恩清楚地感受到了它爪子的锐利……如果不是他拥有黑铁级大地骑士的身体,恐怕这双锐利的鹰爪会直接将他的手臂抓破。
 
    这时候,他终于有时间来仔细观察这只傀儡生物。
 
    雪域矛隼模样极为神俊,头部为白色,头顶具有粗著的暗色纵纹;上半身从灰褐色到暗石板褐色渐变,中间具有白色横斑和斑点;白色的尾羽像是细密的箭翎;铅灰色的勾喙,明黄色的爪子,黄褐色的蜡膜,都是雪域矛隼的攻击手段,虽然现在它只是静静地站在自己的手臂上,但是罗恩丝毫不怀疑这只雪域矛隼腾空后的杀伤力。
 
    “飞吧!”
 
    罗恩在心中默默下达指令,几乎是同步,雪域矛隼直接抬头长鸣,振翅高飞,在他和西莉娅的头顶肆意盘旋。在赤巢的影响下,他甚至惊奇地发现,他竟然能够通过雪域矛隼的视角看到整片福音岛……
 
    只不过,这样的视角让他极为不适。这种奇特的感觉只不过持续短短几秒钟,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传来剧烈的疼痛感,身体突然失去平衡,整个人已经开始站不稳。
 
    罗恩心中有些慌张,但是,对面西莉娅的脸上却是带着满意的笑容。
 
    “看你这个样子,你一定是将意识转移到雪域矛隼的身体里了!怎么样?感觉很不好受吧?傀儡师是能够通过赤巢,将自己的意识融入傀儡生物的体中,但是有着很多的局限性和副作用。”
 
    说完,少女便像是一位导师一般开始科普意识转移的相关知识:
 
    “首先,傀儡师只能够将意识融入一公里以内的傀儡生物,时间长短由各人的精神强度决定;其次,在强行融合之后,会大幅度消耗傀儡生物的体力,融合时间一旦超过一分钟,傀儡生物就将自动回归赤巢进行休养,在体力恢复之前无法再被召唤;最后,意识融合过后,会对于傀儡师造成巨大的精神冲击,头晕眼花是最基本的影响,像你这般冒冒然就融合,未来两三天你可能会一直出现头疼、呕吐的现象。”
 
    “你不早说?”看着少女脸上的笑容,感受着脑海的刺痛,罗恩生无可恋地问道。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